世間好物不堅牢,看新闻看天下。
做最好的新闻

七星彩机选投注360|中债资信四季度债券市场展望:预计利率整体上行

人气:2980时间:2020-01-10 14:28:25

七星彩机选投注360|中债资信四季度债券市场展望:预计利率整体上行

七星彩机选投注360,作者:中债资信债券市场研究团队

引言

中债研究精品汇汇聚中债资信在宏观经济、债券市场、信用技术、行业与企业信用、结构融资、绿色金融、主权与国家风险七大领域的深度研究,每期至少涵盖其中5个领域,每个领域1-2篇研究文章,将每月推送一期,通过公司微信公众号进行集中发布,以飨读者。今天为大家推送本期第二篇《2018年四季度债券市场展望》。

同时,诚挚邀请大家通过留言的方式,对公司的研究领域、研究视角、研究形式等方面提出宝贵的意见或建议,让我们不断改进“中债研究”质量,更好地服务市场。

本期中债研究·精品汇目录:

一、三季度宏观经济分析及展望

二、2018年四季度债券市场展望

三、洗牌在即,地炼企业能否突出重围?

四、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实践与环境效益研究

五、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市场运行情况

三季度利率上行,10Y国债上行14BP,10Y国开债下行5BP,分别收于3.62%、4.20%。预计四季度利率总体上行,四季度前期基建发力效果提振基本面预期,10月份再次降准提振情绪,但无力打开下行空间。

三季度信用债整体融资情况回暖,但结构上仍倾向于高等级、国有企业债券;期限上长短期期限利差拉大;信用利差于季初短暂下行后,8月份重新走阔。10月下旬,一行两会、国务院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发表讲话并提出具体举措改善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包括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等金融市场手段,以及减税降费等为民企减负的行政手段。在“宽信用”进一步深化的作用下,四季度信用债融资规模继续回暖,高等级民企信用利差大概率下行。

  一、三季度利率债走势回顾

  三季度受经济企稳预期升温、货币利率几无下行空间影响,利率总体上行,10年期国债、国开债分别收于3.62%、4.20%,变动幅度分别为上行14BP、下行5BP。

利率经过7月短暂盘整后,持续向上,9月末略现下行。7月发布6月社融及经济数据后,基本面承压确认,与之相伴的是对经济的提振政策,政策实施效果成为左右利率走势的关键,因此市场对未来基本面持观望态度,整体走势震荡但无明显趋势;8月初,政治局会议定调“稳字当头”,要求“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其后各相关部门召开多次会议多错并举助力企稳基本面,8月以来对宏观经济向好的预期逐渐升温,限制利率下行空间,8月以来利率基本上行。

7月利率债整体震荡,无趋势性变化。月初延续6月下行态势,7月19日离岸人民币汇率收于6.7907,较前日上行近550基点,带动利率大幅上行;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提振经济信号,利率大幅上行;25日央行放松MPA考核要求,刺激银行信贷投放,流动性继续放松,利率下行至月底。

自7月31日政治局会议以来,各部门多措并助力实体经济复苏,加之货币利率边际收紧,市场情绪明显趋于谨慎,8月以来利率总体上行。8月中旬,由于月初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幅度较大,中旬货币市场利率出现边际上行,带动利率上行;受自然灾害多发影响,9月份发布CPI数据上涨,推升通胀预期,中旬发布的经济数据低于预期带动债券利率略现下行;9月18日发改委就“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稳定有效投资”举行发布会,会上提出推进补短板各项工作、加强重大项目储备等明确提振措施,利率继续上行,21日投放1200亿国库定存,中标利率较8月降低9BP,体现央行维持货币市场稳定意图,9月末央行未跟随美联储加息,前期加息担忧消除,9月末利率略现下行。

二、四季度利率债走势展望

预计四季度利率整体上行,10年期国债区间为3.6%-3.8%,10年期国开债区间为4.1%-4.4%。目前市场对于经济企稳预期升温,四季度在基建持续发力情况下,预计基本面将边际回升,流动性继续维持目前稳定充裕态势,虽然四季度由于地方债发行高峰结束带来商业银行配置力量的释放,10月份年内第四次降准也对利率上行有一定削弱,但基本面向好态势下,对利率下行利好作用有限。

市场等待拐点确认,四季度基本面边际向好。三季度基本面和相关政策博弈长端利率,未现趋势性拐点,7、8月份经济数据无明显向好趋势,但在多项政策的提振下,债券市场呈现出较为纠结的行情,市场虽确认基本面下行,但对于未来政策实施效果存在不确定性,因此三季度尤其是7月份利率没有明显的趋势性变动。预计政策效果将于四季度体现,目前政策刺激带动下的经济复苏预期逐渐升温,市场对经济数据下行的敏感度降低,基建发力效果三季度尚未体现,四季度基本面边际复苏可期。

市场逐渐形成政策刺激带动下的经济复苏预期,8月国常会、政治局会议以来,整体利率抬升,且7、8月经济数据整体偏弱,但市场对其反应较小,经济数据的下滑对市场的提振效果不及二季度明显。主要原因是二季度认为的经济大幅下行的猜测被密集出台的支持政策打破,并逐渐形成经济将在政策提振下向好的预期,相对于下行的经济数据,市场对于政策力度更加敏感。

基建发力效果尚未显现,影响待释放。三季度地方债发行放量,8月14日财政部发文《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要求加快专项债券发行进度,在此文件影响下,7、8月份地方债环比分别增长约2200亿元和1200亿元,其中作为地方政府基建投资重要来源的地方政府专项债8月环比增长约3300亿元,7、8月份专项债发行总量约7200亿元,地方债较大的发行增量主要流入基建领域。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力度仍大,9月18日发改委举行发布会,主要介绍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稳定有效投资有关情况,会议强调下阶段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各项措施,包括统筹推进补短板各项工作、加强重大项目储备、多措并举激发民间投资活力等。1-9月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速为5.4%,较上月微升,现企稳迹象。          

央行再次表态货币政策维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目标聚焦于国内。易纲行长在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的发言中提到,目前M2和社融增速都维持在合理区间,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货币市场利率也能体现出央行稳健中性的意图,降准以来R007及DR007一直维持在2.6%-2.8%的区间内,且8月份以来R007和DR007之差基本小于10BP,8月初DR007下行至2.55%以下时,央行暂停逆回购直至8月16日,同时DR007回到约2.65%的水平,央行公开市场操作表达意图明显,希望将货币市场利率维持在政策利率以上的相对低位,既不希望其过高抬升负债端成本,也不能过低跌破政策利率。另外,在IMF年会上易纲行长强调“目前中国央行所有货币政策都是以国内经济为主要考虑”,一定程度上可以消解对于汇率贬值和美联储加息可能带来货币利率上行的担忧,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货币市场利率仍维持当前水平。

10月降准对利率上行有一定削弱作用,但不支撑利率下行。一是流动性目前持续维持稳定充裕,货币市场利率已至低位,继续降低的存款准备金率无法带动货币市场利率继续下行,上半年的两次降准降低了投资机构借入资金的成本,但10月的降准无法边际降低机构的资金成本;二是此次降准主要目的仍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刺激实体经济贷款投放,而非为金融市场提供流动性,商业银行可配置资金与债券市场流入资金的变化并无必然联系。因此,10月份的降准作为利好因素能给市场带来一定情绪上的提振,但无力带动利率下行。

10月后商业银行配置力量释放,在基本面向好的情况下助力有限。三季度行商业银行大量增持地方债,商业银行7、8月环比持仓增量分别为7300亿和7900亿,但增量主要用于承接三季度多增的地方债,地方债大量挤占商业银行持仓。财政部在加快地方专项债发行文件中提到“各地至9月底累计完成新增专项债券发行比例原则上不得低于80%,剩余的发行额度应当主要放在10月份发行”,四季度商业银行配置力量将释放,但商业银行配置力量受限并非三季度利率上行的主要原因,四季度在经济向好预期持续升温的大背景下,商业银行边际增加的配置力量一定程度上利好债市,但提振效果有限。广义基金换仓信用债,广义基金7月份减持利率债1300亿元,8月份持仓仍环比下滑,同时7月对短融中票环比持仓增量转负为正,7、8月分别环比增长1800亿元和1400亿元,或因“宽信用”政策基本得以确认,广义基金这类交易型机构主动寻找收益更高的信用债作为投资标的,四季度若无密集违约事件,广义基金或仍倾向于配置信用债。

负债端稳定低成本,投资者偏好投资于短期限债券,债券走势与货币市场走势同步性增强。机构倾向于借入短期资金,7、8月质押式回购余额分别环比下降9000亿元和3000亿元,但成交量环比增长约9.5万亿元和11.5万亿元,成交增量主要由1天质押式回购贡献,1天期质押式回购分别环比增长11.9、11.6万亿元,机构实际融入资金缩减,但成交大幅增加,表明机构不断融入短期资金用于配置;但7、8月份不断走阔的长短期利差表明机构并未采用“借短买长”的策略,而是借入短期资金配置于短期利率债,从投资者角度考虑,或因对长期利率走势不确定,通过不断借入短期限的稳定低成本资金,配置于短期利率债以获得稳定收益,7月中旬以来债券利率与货币市场利率走势一致性增强。

三、三季度信用债走势回顾

三季度信用债整体融资情况回暖,但结构上仍倾向于高等级、国有企业债券;期限上长短期期限利差拉大,呈现出与利率债相似的特征。受8月以来违约事件较密集的影响,信用利差季初短暂下行后,8月份重新走阔。

三季度信用债融资回暖,但高等级、国企债券发行占比仍较大。7月份以来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额明显回升,7、8月信用债净融资额分别为约1200亿元、2400亿元,相较6月份约160亿的净融资额显著增加。增加的净融资额主要由中票、短融贡献,8月份中票、短融净融资额分别为1300亿元和1000亿元,公司债净融资额仅约700亿元。高低等级债券融资分化未明显改善,AAA和AA债券发行规模差距仍不断扩大,二者发行量差额由6月份的900亿元升至8月份的2300亿元。7月AAA级债券发行规模占比约35%,较上月增长超过10个百分点。三季度国有企业发行规模较上季度上升近2000亿元,占比略有回升。二季度整体融资渠道收紧造成投资者对信用债的悲观预期,6月份降准以来流动性维持稳定充裕,高等级债券融资额反弹,带动信用债整体融资回暖。

短期限债券利率降幅较大,期限利差分化加剧。三季度AAA中短票5年、3年期利差较二季度上升21BP,AA级中短票5年、3年期利差上升40BP。三季度初期,受益于三季度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短期限信用债利率迅速下行,信用债市场出现与利率债市场类似的情况,即长短期利差上升;8月以来,由于基本面预期抬升,信用债利率整体上行,也由于稳定的货币市场利率预期,短期限信用债利率上行幅度相对较小,三季度期限利差走阔。另外,如图12所示,AAA中短票期限利差和AA中短票期限利差自6月起逐渐走阔,市场对低等级债券未来走势担忧仍在。

信用利差整体微升,高低等级利差继续分化。7月中旬信用利差呈下行趋势,或因国常会等会议及政策释放款信用信号,市场认为二季度融资收缩的利空已经出尽,带来7、8月利差暂时收窄;但9月初开始利差转为走阔,自8月23日金鸿债违约开始,8月下旬至9月上旬共有9支债券违约,规模近120亿元,信用债市场整体风险抬升,导致9月信用利差上行至季末。高低等级利差维持二季度水平,3年、5年期中短票级别间利差较二季度分别下行11BP,上行8BP,基本与二季度持平,这与上文一级市场的结论相符,即三季度高低等级债券分化并未明显改善。

  四、四季度信用债走势展望

三季度我国经济数据未现明显企稳迹象,四季度经济继续承压情况下,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性更加凸显,10月下旬国务院及一行两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发表讲话并提出具体举措改善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包括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等金融市场手段,以及减税降费等为民企减负的行政手段。在“宽信用”进一步深化的作用下,四季度信用债融资规模继续回暖,高等级民企信用利差大概率下行。

四季度信用债融资规模继续回暖。三季度信用债整体融资规模增长,9月份略现下行。预计四季度净融资规模继续回暖,10月7日央行宣布年内第四次降准,释放增量资金7500亿元,10月22日央行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用以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央行通过货币政策手段降低银行融资成本从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在10月下旬多部门共同发声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情况下,这部分增量资金将助力信用债净融资规模的增长。

密集发布支持政策修复风险偏好,高等级信用利差下行有保证。10月下旬一行两会及国务院频频发声,10月22日央行提出“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并再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500亿元支持民企信贷投放,叠加更大力度减税降费政策可能加速出台,在贷款、增信工具的支持下,民营企业可获得现金流规模更大、难度更小,企业资质得以改善,形成良性循环,有利于市场风险偏好的修复;同时相关经济金融政策并非作用于全部民营、小微企业,22日央行公告中称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重点支持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部分技术落后、自身主营业务缺乏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并非政策发力对象,因此四季度主要是高等级民营企业信用利差现下行。

 

相关阅读

上一篇:融创,多收了三五斗
下一篇:美国司法委员会副主席:美国公司打假远远落后于阿里